沐歌

日常沙雕。不过(没)有希望写完长篇。

【德哈】千纸鹤

哈利带上出租屋的门,把外套和包一起扔到沙发上。

哈利没有开灯,窗帘也是禁闭着的屋子里没有一丝光亮,哈利摸着黑去卫生间里冲了个澡,出来后习惯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极为熟练地打开,猛灌了一气。

哈利能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冰冷和苦涩顺着脖颈缓缓流淌,像是南极的冰河,冻住了经过的每一片皮肤,所到之处一片麻木,一直到胃里,在那里蜿蜒曲折,瞬间激起了肠胃山呼海啸般的疼痛的回应。

该死的,胃病…好像犯了,哈利捂住腹部,跪坐在地上,疼得眼圈都红了,胃里一阵又一阵的痉挛,他却固执地又抬起手,一口一口地往喉咙里灌。

忽然呛到了,哈利用力地咳嗽着,却带起了胃的连锁反应,疼痛从腹部开始向全身蔓延,四肢百骸里都有一种钻心的疼痛在波澜。

哈利在冰凉的地板上蜷缩成一个团,啤酒罐已经空了,他想去冰箱里再拿一罐,刚支撑着起身又重重地摔回了地上,他只好作罢,静静地等待这一波疼痛过去。

老实说他不喜欢啤酒苦涩的口感,根本没有红酒好喝,但是他直觉告诉他,喝啤酒吧。为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过了好久,直到哈利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僵硬冰冷,膝盖已经生疼生疼的时候,疼痛才稍微缓解了一点,哈利摸索到了沙发,一点一点地蹭进柔软的沙发里,忽然感到一阵轻松,他闭上眼睛,自己心里说,睡一会,就一会。

哈利疲惫地闭上眼,却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抹金色浸泡在血色的液体里,他一下子惊坐起来,胃一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哈利终于忍不住,把脸埋进膝盖里,压抑又绝望地啜泣着。

“哈利,你在家吗?”西亚敲了敲门,“我带了一份晚饭过来,你在家吗?”

过了好久,都没有听见有人回应,西亚烦躁地挠了挠头发,真是的,自己是吃拧了才会神使鬼差地给他带晚饭来。但来都来了,总不能白来一趟吧。至少要把晚饭给他。

西亚想着,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门把手,门就被打开了,西亚震惊了,大声叫嚷起来,“上帝,你平时在家都不锁门的吗?你心怎么这么大啊!”没人应答,屋子里也是一片漆黑,西亚的声音像是被黑暗吞没了一样,没有一点涟漪。

西亚把鞋子脱在门口,抬起头,却被地板上横七竖八的啤酒罐惊呆了,“天,没想到你这么能喝,还吃的下晚饭吗。”

西亚踢开一个啤酒罐,却再次没有听见回音,西亚借着楼道里昏黄的灯光找到了电灯按钮,一边按下一边叫着,“你人呢?来吃饭啊?”

灯光照亮了那间小小的屋子,四周的墙壁是红色的,上面却挂了一副黄色的画,极为不搭,小屋的角落里有一张沙发,哈利蜷缩在里面,像个孩子一样熟睡着,脸上还带着泪痕,时不时轻轻地啜泣一下。手指紧紧地扣住沙发,像是在害怕着,恐惧着什么东西。

这样会看的轻松一点吗???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