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歌

日常沙雕。不过(没)有希望写完长篇。

【德哈】千纸鹤


哼,短小,哼。(不屑的表情)
老实说我想搞事,但是拽永远是最帅的(弱弱地声明)。
日常OOC…
等等,不,才不是OOC,哈利可是个社会人,怎么会OOC呢!(精神错乱地大喊大叫)


哈利洗完澡后,只随意地套了一件宽松的白T,两只大白腿裸露在外面,不停地刺激着西亚的视觉。西亚的脸瞬间红透了,急忙扭过头去,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粘在哈利的腿上。

正当西亚尴尬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一阵极为细小的声音,仿佛,是一阵来自于哈利的啜泣声。

西亚有些难以置信,又回过头凝视那张被沙发遮住一半的脸,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还泛着微微的红晕,更重要的是,西亚清晰地看见了哈利眼角的泪痕和深深扣进沙发的修长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哈利的手变得苍白如纸。

西亚从未没见过这样的哈利,在他的记忆里,哈利总是笑的极为温柔,那柔和的弧度后却总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疏离感,那双漂亮的绿色的瞳孔在面对姑娘的时候,每个细节都透露出仿佛与生俱来的温润如玉,像一片浅绿的湖泊,总是水光潋滟,清澈地倒影着世间万物美好的轮廓。

西亚曾看过一张哈利面部特写,是一个暗恋哈利的姑娘偷拍后发给他的,那个姑娘是西亚的发小,本意是想让西亚看看自己喜欢的人,过了好几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西亚也是那家咖啡店的店员。

西亚收到以后,本来随意敷衍了一下发小就想删掉,但不知道是不是照片里的哈利笑的太温暖,像一阵初春的暖风,伴着点点和煦的日光。西亚当时压抑着自己翻涌的情感,努力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借口,一定是他长得太好看了删了怪可惜的,一边想着,西亚神使鬼差地就把照片保存了下来。

保存了照片后,西亚却因为要给家里忽然重病卧床的母亲治病,额外地打了两份工,所以忙的一直没时间细看那张照片。

直到有一次失眠,翻来覆去了好久依旧毫无睡意,西亚索性坐起,抄起手机,无聊地一张一张照片翻看过去。

直到翻到哈利那张,西亚撇撇嘴,耳根有些发烫。西亚心里想着,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笑啊,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他笑啊。但他仔细地看了一会,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就又认真地看了哈利的那张照片,照片里的哈利笑的很温柔,但是西亚却分明地看出哈利那双如翡翠般的双眸深处,没有一丝笑意,而是犹如三尺坚冰般,冷得彻骨。

之所以会看起来温柔,只是因为表层覆盖了一片稍有余温的湖水,很完美地掩饰了他真正的情绪,西亚努力地看了很久,才看出了眉目,之后便不禁出了一身冷汗,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睛啊,那里面深藏着的,是来自深渊的绝望,以及望不到边际的恐惧。

但是现在的哈利,却无比脆弱,且是一个真实的,近在咫尺咫尺的,有温度的人。喝醉了的哈利像一个弥漫着迷雾的森林,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魅力,诱惑着冒险者,使他们即使知道危险也忍不住进去探寻。

哈利在西亚胡思乱想的时候嘟哝了一声,把西亚吓了一跳,急忙去看哈利,要是这时候醒了可就尴尬了,西亚想着,却只看见哈利翻了个身,依旧是蜷缩着的姿势,脸却朝着西亚,微微张开呼吸的唇如一片娇嫩的花瓣,令人垂涎欲滴。

西亚艰难地吞下了一口唾沫。平复了一下心情,他终于想起自己是来给哈利送晚饭的。西亚本来想拍哈利脸颊把他叫醒,却在指尖触碰到哈利柔软的皮肤的时候触电般缩了回去。西亚红着脸,想伸手又不敢了,只好靠的近些叫了。西亚凑到哈利面前,轻轻叫唤,“哈利?哈利?醒醒,吃晚饭了。”哈利却没有一点反应。

当西亚打算放弃,让哈利自然苏醒时,哈利忽然长臂一伸,一把搂住西亚,正要站起来的西亚一个不稳,直接摔进哈利的怀里,额头好死不死地碰到了哈利温热柔软的唇。西亚一下子僵硬了,脸上有热气在蒸腾。

哈利刚洗过澡的身体四周弥漫着淡淡的体香,一个劲地往西亚的鼻子里钻,西亚想要离开哈利的怀抱,却发现哈利力气大的惊人,就凭他根本无法挣脱。西亚挣扎了几下,却换来了哈利更加用力的搂抱。西亚索性不动了。

是的中间有一段想上却没上的过程,但是因为老福特所以我规规矩矩地删掉了,自行想象吧,我相信你们是最棒的。

正当西亚想更进一步的时候,他听见哈利如梦语般的呢喃,“德拉科。”西亚猛然定住,愣愣地看着哈利的睡颜,忽然烦躁地“啧”了一声,翻身站在地板上,匆匆地穿好鞋子向外走去,像是有什么野兽在追赶他,门被用力地关上,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哈利被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要坐起,头又晕晕乎乎地不听使唤,索性就又躺下来继续睡了。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