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歌

日常沙雕。不过(没)有希望写完长篇。

【德哈】千纸鹤

嘛,今天是拽的专场嘿。这么久就那么一点点的少爷我都不好意思打tag了。


我最喜欢的是少爷,没错。(坚定



今天的德拉科起得格外的早。


确切来说,这个早的意思是天刚刚有要亮的迹象德拉科就已经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发呆了。比那群任劳任怨的家养小精灵还早一些,所以把小家伙们吓得够呛。


有一只小精灵本来是漫不经心地在擦大门的铜饰,余光却忽然在大厅看见了一头铂金色的短发,吓得差点把那个雕刻精致的铜把手给拧下来。


之后那只小精灵在整整一天都在极为认真地擦那扇大门,擦得大门即使没有任何光源也足以亮瞎麻瓜的钛合金狗眼还在认真地找在锁眼里的灰尘。


那只可怜的小家伙直到被其他的小精灵发现后才给强行地拽了回去,从此那只小精灵坚定不移地认为那天太阳一定是从西方升起。


但那已经是后话了。小精灵们之所以这么惊讶甚至惊恐,完全是因为虽然德拉科平时的作息时间也很规律很健康,但一般都是在6点的时候被从小养成的生物钟叫醒。


没有人敢去尝试在6点之前叫醒他,因为以前卢修斯在德拉科6岁生日的那天,想早点把自己的小包子叫起来,然后在他睡眼朦胧的时候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就在5点50的时候去了德拉科的房间,还没叫出一声就被小肉脚正中下巴差点提前进入老年——因为卢修斯的牙床差点被踢下一排来。


从此6点前少爷的房间就是一个禁区,家养小精灵们连经过德拉科门口的十米开外都要铺层布,踮起脚尖才可以慢慢地磨过去。


这时德拉科正坐在柔软的高级魔法沙发上,垂眸,静静地思考着些什么,铂金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在只点了一盏灯的客厅里像一片流转的萤火,在他安静下来后,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变得寂静无声,只有德拉科的铂金色的头发折射着一点点金色的光线,就像是墨色的天地间那点引人追寻的星光。


但是仔细地看,能看见那长长的睫毛下,隐隐闪动着的泪光。


德拉科其实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哈利要去麻瓜世界找工作,明明小时候已经受够了那群愚蠢的麻瓜带来的痛苦了,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他在一开始知道到哈利的想法后是非常的生气,以至于毕业典礼德拉科都赌气得不想去,但是在掰断了整整12根光轮2005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生气呢?所以纠结了一会后他还是在毕业典礼快结束的时候赶到了现场。


其实在那时,刚下扫帚的时候德拉科就已经看见哈利了,他知道现在还记得那天的哈利神采飞扬地和赫敏聊着未来的憧憬,那双在眼镜后的如宝石般的深绿双眸闪着异样的光芒,他差点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因为在那时,德拉科的眼里和心里,就有,且只有那双明亮的,如同希望一般闪烁着的绿眸了。


直到德拉科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寒意从背部开始蔓延,他才回过神来,回过头却看见一个中国的姑娘满眼敌意恨意地盯着自己的后脑勺,要是眼神有攻击性的话,恐怕德拉科早就被戳成

日光兰根粉末了。


所以德拉科笑着回敬了那个姑娘一个无比礼貌的挑衅眼神,使那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姑娘骂了一句什么,大概中国话吧,德拉科并没有听懂,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德拉科耸耸肩,向等了他好久的高尔和克拉布走了过去。


要是那时德拉科再回头看一眼哈利,他就会发现哈利早就停止了说话,静静地凝视着德拉科渐渐淹没在人群里的背影,眼里有种奇异的颜色在翻涌。


德拉科把落在额头上的一缕发丝撩到旁边,看了一眼窗外渐渐变白的天色,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果然,自己还是不会说话啊。昨天因为要去和一个麻瓜谈一个项目去了一趟麻瓜世界,结果鬼迷心窍地就去查了哈利的工作的地方还去看了几眼。


透过咖啡店的玻璃,德拉科清晰地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哈利把那个傻气的圆框眼镜给摘了,还留了长刘海遮住了那道醒目的疤痕。


那双绿色眼睛依旧像原来那样清澈漂亮,但是又好像多了一点什么,因为离得很远,德拉科也只是匆匆一瞥就飞快地离开了,跟做贼了一般,心脏跳得飞快。


回来以后,德拉科就像丢了魂一样,在喝咖啡的时候把磨好的咖啡豆倒进了洗手池,然后在那里喝自来水。纳西莎震惊地看着自己儿子犯傻,直到德拉科已经开始喝的时候才出声提醒。


“亲爱的,你还好吗?”德拉科一惊,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回答道,“我很好,妈妈。”纳西莎无奈地叹了口气,“很好的话,你在喝什么呢?”德拉科回答道,“哦,我在喝新磨的。。。”德拉科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又看向洗手池里,里面有一坨黑糊糊的玩意。


德拉科的脸迅速地开始涨红了,纳西莎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把手放到了德拉科的肩膀上,因为德拉科已经比纳西莎高了两个头了,纳西莎没有办法在自己小龙站着的情况下摸头了,对此西茜曾多次表示不满,并且在后来学会了在卢修斯熟睡的时候一顿狠揉,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内卢修斯紧张兮兮地,生怕哪天早上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被薅没了。


“要是念念不忘的话,就写一封信给她吧。”纳西莎温柔地说,德拉科一愣,猛地站了起来,向书房快步走去,纳西莎笑了笑,果然心里有人了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这么好运呢。德拉科已经快到书房门口了,又回过头来,轻轻地抱住纳西莎。纳西莎笑得和蔼温柔,也轻轻地回抱自己的儿子。


德拉科想了一晚上信该写什么,到第二天真正动笔写得时候还是犹豫了好久,每个单词写下都要等好长时间。写了将近一上午,德拉科才写完了,他用心地把信纸折成了一只千纸鹤,想放进信封里,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办法在不折的情况下把一只千纸鹤放进去。他又小心翼翼地展开,确定了没有一个多余的褶皱,才放进了信封了。德拉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桌上的废稿扔进了垃圾桶里,一张废稿没有折好,上面隐约看出几行字,“I miss you”。


那天下午刚陪几个商业合作人喝完下午茶,德拉科就匆匆地赶到哈利工作的咖啡店前,为了不引人注目,他去买了个深绿色的假发和一件带帽子的外套,把信悄悄放在门口的台阶上就要离开,“好的,除了摩卡咖啡以外还需要什么吗?”那是哈利声音,太熟悉了,他一定不会听错的。但是,怎么这么温柔啊,难道他对谁都这样吗?


德拉科忍不住往里面看了几眼,哈利站在店中央,所有的阳光都情不自禁地向他汇聚,他笑得特别好看,嘴角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在哈利面前和他说话的姑娘满脸通红,忽然,哈利弯下腰,手指轻轻地摩挲着那个姑娘的脸。


德拉科愣住了,傻了一般看着哈利的动作,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头看向自己手里轻轻捏住的,生怕用力就会皱了的信封,心脏一阵又一阵地抽痛。


他沉默地把手抬起来,盯着手里的信封,还是撕了算了。这时,一个人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先生?”德拉科立刻站起来,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只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几百米了。


店长奇怪地看着飞奔离去的男人,却眼尖地发现在他奔跑的过程中一抹薄荷色掉了出来,当他发现想叫住那个男人的时候,男人已经不见了。他捡起来,看见上面用很好看的字体写着哈利两字,就随手放到店门口的台阶上,跑回酒店去了。


当哈利觉得门口有什么在看着他的时候,抬头,门口却只有一片阳光,被一阵微风吹得支离破碎。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