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歌

日常沙雕。不过(没)有希望写完长篇。

【德哈】千纸鹤

上一更其实是有bug。

好吧是很多。自己都没眼看。

对送小蓝手和小心心的天使们感恩不尽。



哈利睁开眼睛,就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一点点下午的光晕从没拉紧的窗帘里洒进来,轻轻地落在哈利长长的睫毛上。


哈利扶着头,慢慢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四肢都是软的,完全使不上劲。头和腹部也还是有一阵一阵的疼痛,但是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哈利的余光看见了地上的又多出来的一个啤酒罐,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这个一不爽就爱喝酒的毛病真的得改。不光说自己这个身子吃不消,而且要是脸丢了就捡都捡不回来了。


哈利知道自己喝醉以后样子很难看。以前请罗恩在自己以前工作的餐厅吃饭,那时他们就聊到了这个问题,罗恩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啊,超级难看。”哈利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罗恩,罗恩把嘴里的牛排嚼了一会,有些费劲地咽了下去,“就是上次我们一起喝酒的那次啊。”


见哈利好像一点印象也没有,罗恩摇了摇头,又切下一块牛排,“那天你一直拼命得喝酒,喝了得有,7,8瓶吧。然后喝醉了以后就开始哭,问你,你也不说为什么,就是使劲哭,哭相还特难看,我怎么劝都劝不住。”哈利有些懵,像是在听故事。因为哈利其实对那天晚上是什么印象都没有的,他只记得第二天在出租屋内醒来的自己,衣服脏得不行,衬衣还有些擦破了。


罗恩又把一块牛排塞进嘴里,继续说,“你哭了一会以后,还拉着路过的人跳舞,边跳边哭,把一个半夜路过那里的姑娘吓得哭了半天,还差点就要报警。”哈利的脸慢慢开始烧起来,罗恩像是没看见一般,滔滔不绝地继续抖哈利那天的丑事,“还有啊,你那时在路边看见了一只狗,你就跑过去搂着,一起蹲在垃圾桶旁边,一直在和那只狗猛侃,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那么起劲。而且你哭就算了,你还要唱歌,半夜的时候在马路牙子上嚎,引得十几只狗过来跟你一通狂叫。警察来拉你还不乐意,人家差点就用电棍了哎。”罗恩摇了摇头,仿佛那天晚上的经历极不堪回首。


“哈利,你真的不要喝酒,要是没人拉着你你估计会去警局里闹个通宵。”罗恩把最后一块牛排吃掉,一本正经地对已经没脸正视他的哈利说,“赫敏告诉我,麻瓜警察也是很忙的。要是被你弄疯了,再招一个麻瓜还是会很麻烦的。”


哈利那时羞耻到几乎崩溃到逃跑,天哪,罗恩这个家伙还告诉了赫敏。哈利用海德薇的脚指甲都能想到赫敏那时憋笑憋到快要爆炸的表情了。所以后来,哈利再也没有在外面喝过酒,一般都是每个星期带一箱回家冰着,下午回来喝一罐。


哈利叹了一口气,穿上还带着点余温的外套,伸了伸已经有些许僵硬的四肢,白皙的脚趾落在地板上,与冰凉的地板接触后,脚趾尖立刻微微泛红。


哈利稍稍用力,便站了起来,木质地板发出轻轻的一声,像是在跟哈利打招呼。哈利习惯性地用手在沙发旁的茶几上摸了摸,却没有摸到那副熟悉的冰凉的眼镜框。


哈利愣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是配了隐形眼镜的。他无奈地笑了笑,耳朵里却忽然如同肌肉记忆一般跳出一句话,“你呀,别带那副土气的眼镜了。”声音熟悉又陌生,哈利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险些因为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要做一个好孩子哦,不然就来吃药吧。”哈利捂住耳朵,慢慢地蹲在地板上,身体抖得像个筛子,“闭嘴...别说了...”哈利紧闭着双眼,脑门上全是冷汗。


“怎么能不把头抬起来呢?”哈利的双眼惊恐地睁大,怔怔地看着前方那个模模糊糊而极不真切的人影,“原来不是个好孩子啊,真是让人苦恼哎。”“不!”哈利听到这句话,立刻尖叫了出来,眼前的人影被声音的波纹碎成几块,如同泡沫般消失在空气里。


哈利捂住心口,那里传来了一阵剧痛。不是肉体的痛苦,而是记忆深处的东西在牵动着神经。哈利缓了一会儿,慢慢地走到那张小小的餐桌旁,坐下后,颤抖着双手把口袋里的信翻出来,摩挲着质地很好的纸张,手中无意识地又把信折成了一只千纸鹤,他的目光渐渐悠远,像是在看着眼前这只小巧的纸鹤,又像是在看着过去,看着自己的记忆,和自己的心。


哈利想了一会,把纸鹤放到桌上,,从餐桌下的抽屉里扒拉出了自己以前留下来的信纸和墨水,决定还是给马尔福写一封回信。因为哈利以前也是经常写信给罗恩和赫敏的,但最近大家都忙起来了,就渐渐减少了联络。他仔细地翻找着抽屉,想找到自己的笔,但是就是怎么都找不到赫敏毕业那天送给自己的那支。哈利很喜欢那支笔,在毕业以后,但凡是写信都会用到。但也不知道自己之前给放到哪里去了。


哈利又翻了一会,还是没办法从一堆杂乱的信和纸里找到那支笔。哈利有些恼了,干脆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地都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这时,一个很厚重的文件袋随着哈利的动作落在地上。哈利疑惑地捡起来,发现文件袋的封口上用两张纸紧紧地封了起来。封面上只写了一个时间,好像是除此之外,哈利没有办法在文件袋上找到任何其他信息。


哈利的手指触碰到了封口的纸条,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深深地吸一口气,把封条扯了下来,正要把文件袋里的东西扯出来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哈利吓了一跳,手一抖,文件袋“砰”地一声摔在地板上,哈利看了一眼正在随着手机如同抽风一般震动的包,觉得还是电话更重要,便任那个文件袋掉在地上,去接起了电话。


“您好。”“哎,今天是要上班的吗?”“十分抱歉,老板。”“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哈利放下电话,把裤子穿起来,去卫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对着镜子里调整了一下自己僵硬的面部表情,就飞快地把门锁上,出去了。


傍晚的夕阳是橘红色的温暖色调,一点点透过厚重的窗帘,渲染在地上的文件袋边,文件袋里几张纸滑落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大概能分辨出几个模糊的字“选择性失忆”“精神崩溃”和“外界刺激。”最上面的名字的地方,写着“Harry Potter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