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歌

日常沙雕。不过(没)有希望写完长篇。

【德哈】5.20贺文

今天5.20,单身狗瑟瑟发抖并自抱自泣。


因为时间很赶就不写上次那个小可爱写的梗啦。下次一定补上。


今天是一个自己挺喜欢的故事,本来想联文写的来着,结果那个家伙写的贼慢。不等了。



“儿子,你今天怎么了?”

       卢修斯的声音从德拉科背后传来的时候,德拉科明显僵住了一瞬。卢修斯看着自己小龙已经匆忙迈出去的那只脚,太阳穴抽搐了一下。

 “今天你本来应该去和合作方谈一谈的,但是你却推到了明天。”

 

 卢修斯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你从前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德拉科铂金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晃动着,他清澈的声音顺着晚春的暖风传来“父亲,抱歉,但是今天这个事很重要。”说完就迈步准备离开。

 

“你恋爱了?”


卢修斯是用疑问的句式,说出的确实肯定的语气。

 德拉科脚下一滑,差点摔在地上。德拉科稳了稳身形,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卢修斯,“并...”


他忽然愣在了原地,后面的话在舌尖翻涌着,他却在犹豫自己该不该否定,或是说,德拉科是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卢修斯看见儿子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不做出回应,心下已经了然。这时卢修斯忽然有一种类似于“有了媳妇忘了娘”的惆怅感。安慰了一下自己 ,“去吧,仅此一次。”


德拉科正在和自己的思想做着激烈的斗争,忽然听到了,有些难以置信地回头看着卢修斯。


即使什么也没说,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也清晰地表达出了“我不信”三个字,卢修斯有点哭笑不得,又一次说,“去吧,早点回来。”


德拉科深深地看了卢修斯一眼,“谢谢,父亲。”转身就快步走了出去。卢修斯看着德拉科飞快消失的身影,心里又有一种“女大不中留”的哀戚。


哈利把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木木地看着一缕从壁橱门缝里偷偷溜进来的阳光。哈利刚刚醒来的时候,它还是明丽的金黄色,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垂暮的橘红色。佩妮姨妈一家早早地就离开了,他们似乎要很晚才能回来。

  

  时间差不多了。哈利慢慢地站了起来,很小心地活动着手脚。他会不会来呢。哈利看了一眼紧闭的壁橱门,还是再等等吧。

  

哈利看着越来越黯淡的日光,还是又动了起来,他借着那一点点的光摸向墙角,找了一阵,把一个东西从墙缝里抽了出来。

  

那个东西被放在一点点阳光下,反射着铜线的冷光。这是被达力从电闸上扯下来的电线,被佩妮姨妈大呼小叫着扔到了墙角,被正在洗碗的哈利看见后不动声色地捡走了。要是他真的不来,这个也能派上用场。


一定要离开。就算他不会来,自己也要去见他。哈利闭着眼坐在门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铂金色,和一双带着笑意的,而又骄傲的灰蓝色眼眸。


那是一个夏夜,佩妮姨妈一家去市中心的公园散步去了。哈利趁着这个机会,用那根铜丝打开了壁橱的门溜了出去。


那是哈利第一次看见星空,他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满天的银光璀璨,比佩妮姨妈家的吊灯绚烂得多,却是那么纯净无暇。


哈利就那么看了好久,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惊觉颊上一片冰冷。哈利急忙用袖子擦去,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张纸,和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指。


哈利抬头望去,眼神一下子定在了那个少年的身上。哈利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那个少年蹲在他的面前,嘴角带着浅笑,灰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一片星空在熠熠生辉,尽然是少年的意气风发。少年的五官像是被上帝亲吻过的,每一个轮廓都完美无瑕。少年静静地看着哈利,眼里融进了一片翡翠一般的绿色。


“你的家人呢?”少年的声音如一片碧蓝澄澈的海,干净轻灵,在哈利的心里落下了一阵回音。哈利沉默了一会,“我没有家人。”少年有些惊讶,“那你平时住在哪里呢?”“我姨妈家。”少年打量了一下哈利,笃定地说,“你的姨妈对你并不好。”哈利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


少年沉默了片刻,又笑着对哈利说,“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少年从怀里抽出一根棍子,嘴里低低地念了什么,棍子前端忽然亮起一簇温暖的光。


哈利忍不出伸出手来,想要触碰那一小团光,在他指尖触碰到光团的时候,光团忽然柔和地绽开,变成了一朵蓝绿色的小花。


少年将小花从棍子上摘下,看着哈利惊奇的表情笑得格外自豪,却并不惹人讨厌,倒像是个得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天真可爱。


哈利就在那个时候认识了那个少年。他并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但是他的心里一直有一片浩瀚的星海和那个少年的眸子。从那以后,哈利偷偷出去的次数增加了,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再次看一眼那个少年。


在那之后,哈利便常常能见到那个少年笑得肆意又骄傲,站在人群当中,手中的动作如舞蹈一般优美自然,出现的事物却又令人惊叹不已。那就是哈利的光,在无尽的黑夜里让他怀揣着希望。


哈利时常站在离少年不远的黑暗里,看着少年如星辰般的眼睛和在风中飘扬的铂金色发丝,嘴角总是不自觉地扬起一抹温暖的弧度。等少年察觉后将目光投向哈利,哈利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去,用余光偷偷珍藏少年嘴角无奈又宠溺的笑意。


接触得多了,哈利心里也就慢慢明白了,那个少年绝对不是那种为了生计才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技艺,而是单纯觉得很有趣罢了。


而且那从少年一举一动中流露出的优雅和高贵,都是与生俱来的。即使不是王公贵族的后裔,也是哪家的富家子弟。


哈利站在街道的阴影里,安静地注视着少年完美的侧脸,碧绿的眸子里闪烁着浓浓的哀戚。


多么可笑啊,他喜欢上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


德拉科骑着扫帚娴熟地穿过麻瓜世界林立的高楼大厦,傍晚的暖风划过他的外袍,发出猎猎的响声。


但愿来的急。德拉科在心中默念着,一边操控着扫帚从水面上越过去,没有掀起一丝波澜。水中的鱼只见到一束月光路过,急忙地追寻过去,又不见了踪迹。


德拉科来到了自己无数次降落的地方,施了一个隐身咒,向哈利提到过的房子走去。门紧锁着,德拉科眉头都不挑一下,门就无声地被打开了。德拉科站在门口,打量着这个不大的房子,他会在哪呢?德拉科在木质地板上悄然地行走着,从楼下走到楼上,查看了每一个房间,却始终没有看见那个有着绿色眼睛的少年。房子里空空的。


德拉科忽然慌了,他去哪了?德拉科不知道自己忽如而来的慌张是哪来的,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慌张过,他去哪了?出去了?去哪了?德拉科的灰蓝色的瞳孔里翻涌着的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恐惧。


忽然,从身后传来一声脆响,德拉科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到一个黑头发的少年跌跌撞撞地从楼梯下的壁橱里跑出来,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根铜丝。他跑得很急,根本没有看前面的路,只是闷着头向前拼命地跑。


德拉科几乎欣喜地喊出声来,然而哈利跑得很快,像是不顾一切地想去外面,亦或是去见一个人。但是哈利到门口的时候却猛然停了下来,奇怪地看着敞开的大门。佩妮姨妈怎么会这么粗心连门都不锁?感觉不太对。


德拉科跟着哈利的脚步来到门口,看见哈利正奇怪地看着大门,就解除了隐身咒,站在哈利身后笑着看着那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少年,那头黑色的头发随着哈利查看门锁的动作微微晃动着,像一只黑色的小猫一样。


忽然,哈利的头上覆上了一只温凉的手,哈利的心里咯噔一下,猛地回头看去,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德拉科的闷笑声从头顶传来,“我说了,我会来的。”哈利愣了愣,忽然吸了吸鼻子,紧紧地抱住了德拉科,“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声音里隐隐带着哭腔。


德拉科愣了片刻,盯着这个少年看了良久。


德拉科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这个小孩的时候,是因为卢修斯把自己从麻瓜世界买回来的魔术书撕掉了,赌气就骑着扫帚飞了好久。等德拉科被夜里的风吹得稍稍清醒了些,他就随意降落在了一个地方。


一下来,就看见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孩怔怔地看着天空,宛如一池清澈的湖水的眼睛里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那么耀眼,像一块宝石一样。神使鬼差地,他就走了过去。德拉科清晰地看见了那个小孩眼里的悲伤,就用魔杖辅助着,变了个麻瓜的小把戏。


德拉科不得不承认,当他看见那个小孩脸上出自真心的纯澈笑容时,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卢修斯觉得这个东西愚蠢之极,而别的人也只是碍于他的身份才违心地赞扬他。从来没有人为他的魔术真正的开心,除了这个小孩。


那个小孩越长越大,德拉科也经常地找各种理由来麻瓜世界找小孩玩。跟小孩玩完,德拉科也会给那附近的人表演自己新学的魔术,不为什么,只是单纯喜欢听他们惊叹的声音。每次向街对面看去,他一定能看见那个小孩站在黑暗里,安静地看着他,绿色的眼睛闪着光,倒映着他自己。


有一天,德拉科又来找那个小孩,但是那个小孩却没有出现,他等了很久,也没有看见那个小孩欢喜地向他跑来。他正要离开,却听见一间房子里传来一个女人高声怒骂的声音和一个孩子很小心地低声抽泣。德拉科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孩子就在那里。


他急忙奔过去,却什么也看不见。窗帘被拉上了,他正要抽出魔杖,却想起自己是偷跑出来的,要是被卢修斯发现了,估计以后再也出不来了。


德拉科咬紧下唇,站在窗口,指甲生生地嵌进了肉里。他就一直那么站着,直到打骂声渐渐小下去,听不见那小孩的啜泣声了,他才从随身携带的魔术技巧小册子上扯下来一张纸,用自己在麻瓜世界买的铅笔在上面急急地写下了一行字,把他折成千纸鹤的形状让它自己去寻那小孩,接着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那张纸上写着,“等我两年。两年后的今天我一定会回来带你走的。”


从那以后,哈利就再也没看见过德拉科,但是每隔几天,哈利的房间里都会莫名其妙地多出一封信。每封信哈利都没有回,也没有办法回。但是哈利每天都会看一遍那些信,在心里默默地说,我等着。



哈利此时紧紧地抱着德拉科,生怕德拉科会突然不见。德拉科笑着摸了摸哈利的头发,“再不放手就走不了咯。”哈利脸一红,但是还是没有松开,“不。”哈利小声又坚定地说,“我才不要,这辈子都不放。”说完,把头深深地埋进德拉科的怀里。


德拉科轻轻地笑出了声,低下头,吻了哈利的额头,哈利一下子僵在那里,几乎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德拉科把哈利的头抬起来,灰蓝色的眼睛看着哈利,里面满溢着温柔“这句话本来应该由我来说才对。”哈利的心脏砰砰直跳,紧张得不能呼吸,“我喜欢你,哈利。”


哈利笑得很开心,笑着笑着眼圈却红了,“我之前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德拉科轻轻地吻上了哈利的眼角,“小傻瓜。”哈利脸一下子涨红,突然踮起脚来,在德拉科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飞快地跑门去。


德拉科看着那个跑了一会又回头看着他的少年,心里想,你和你的未来,就都交给我吧。



不知道好不好次,累死我了。

5.20快乐~


评论(4)

热度(76)